55小说 - 科幻小说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姜律会对不懂得感恩的人重拳出击!

第五十九章 姜律会对不懂得感恩的人重拳出击!

        “刚刚那是...”

        鬼面狐愣住了。

        姜律的枪法出奇的准,一枪打中了他们的要害。

        可如果仅仅如此,还不足以让他震惊。

        真正让他感到不解的,是黑玉的两人就像是和姜律约定好了似的,故意将屁股翘起来对准了这边。

        而姜律那句“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机会”,无异于证明他早就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你怎么做到的?”

        姜律将左轮塞进裤子,微微一笑:“他们脱肛了,瞄准裤子凸出来的地方开枪就行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

        鬼面狐恼羞成怒地解释道:“我是问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呃,脱肛。”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鬼面狐悄悄发动了他的技能【无所遁形】。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在这一刻,他变成了人形测谎机,任何微表情的变化都无法逃脱他的视线。

        姜律没有丝毫犹豫,从容而优雅地回答道:“我有能让男人张开菊花的魔力。”

        鬼面狐的视线来回移动,试图找到说谎的证据。

        然后一阵沉默...

        他的表情逐渐变得惊恐起来。

        因为姜律没有在说谎!

        “汗流浃背了吧牢弟!”姜律傲然。

        鬼面狐一脸不自然,眼神有些躲闪:“我这一路上...就是说,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你就直说哈...”

        “咱俩谁跟谁,都寄吧哥们儿,说这些干嘛?”

        “不不不,还是要说清楚的...”

        “真拿你没办法。”

        姜律从灌木丛站了起来,走向战场:“他们已经两败俱伤了,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好,听你的。”

        此时,年轻女人尚未从黑玉二人突然的暴毙中回过神来。

        她本以为她们就要难逃一死了,谁知道这个时候事情突然出现了反转。

        她瞬间就意识到了,附近一定还有人,并且对方及时救下了她们。

        果不其然,下一刻,在她正对面的密林中,走出两个穿着猎人装束的男人。

        她先是看向姜律,顿时有些失神。

        姜律的卖相本就极佳,只有男生才知道他的底子有多好,否则也不可能在还没成为驱魔人的时候就能吸引到这么多女鬼。

        如今在救命恩人的滤镜加成以及这个初次见面魅力值的影响最深的时候,她几乎一眼就被狠狠地迷住了。

        出于驱魔人对信息的敏感,她又念念不舍地将目光挪向鬼面狐。

        嗯,这个男的也挺干净。

        年轻女人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姜律,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受的伤好重好重,现在柔弱得恐怕连瓶盖都扭不开了。

        “你们是...”

        鬼面狐刚要开口,姜律便已经一声冷笑,掏出了匕首。

        “交出你们手上的线索,不要不识抬举嗷!”

        年轻女人听到这比那黑玉的老人还要恶劣的威胁,却是心中小鹿乱撞。

        可恶!真是该死的霸道!

        见她表情呆滞,鬼面狐立马打起了圆场,柔声安慰:“别紧张,我朋友只是在开玩笑。”

        说着,他悄悄用手肘顶了顶姜律,低声道:“跟黑玉关系如此恶劣的,只可能是我们公会里的人,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了,那就不能杀了。”

        “啧。”

        姜律收起了刀,虽有不满,但是见年轻女人已经明显失去了战斗力,构不成威胁,也就作罢,转而摸起了两具尸体身上的东西。

        看着他熟练的动作,鬼面狐眼皮直跳,干脆选择了熟视无睹,去打捞被打入水中生死未卜的成熟女人。

        年轻女人这才想起正事,便强忍着疼痛呲牙咧嘴地蹭到了深潭边,担忧地看向闭着眼睛正在冒泡的同伴。

        为了表达善意,拖着成熟女人回到岸边的鬼面狐自我介绍道:“我叫鬼面狐,公会总部的驱魔人,这位是我的队友,姜宝。”

        “jin...jinbo?”年轻女人一愣。

        “不是,是姜宝,完整的代号是:我为姜宝冲灵域。”鬼面狐纠正道。

        “好...好独特的名字。”年轻女人看着姜律的背影,说道:“我叫轻影,这是我小姨,红窗。”

        “原来是你小姨啊。”鬼面狐检查了一下红窗的伤势,惋惜道:“看起来你们已经没有完成这个灵域的机会了,我建议你们考虑脱离。”

        闻言,轻影有些失落地挤出一个笑容:“看来确实没办法了,不过还是要多谢你们救了我们。”

        “谢什么?”

        摸到老人身上地图的姜律此时也靠了过来,接过话茬:“又不会真的死。”

        “但死了以后,灵域内使用过的装备会掉落的。”轻影解释道。

        “?”姜律一怔。

        “!”然后他一言不发地起身,又返回两具尸体身边,开始检查哪些东西是可以带走的。

        鬼面狐:“......”

        轻影:“......”

        正在这时,红窗终于悠悠醒来。

        她不善战斗,加点全点了精神方面,体质和抗性都很差,虽然伤势不如轻影,但显然影响更大。

        她一睁眼,便看到了身负重伤的轻影和两个陌生男人以及黑玉二人的尸体,当即脸色一变:“你们是谁?”

        轻影连忙安抚道:“他们都是公会的人,这位是鬼面狐,那边那位是我为姜宝冲灵域,就是他们救了我们,杀死了黑玉的那两个混蛋。”

        闻言,红窗脸上的紧张才逐渐褪去,带着歉意道:

        “抱歉,我刚刚失态了。”

        鬼面狐笑笑:“可以理解。”

        正当鬼面狐琢磨着如何体面地从两女手中要来她们的地图的时候,躺在轻影腿上的红窗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景象。

        “这...这这这...”

        鬼面狐疑惑地扭过头,然后便看到姜律正试图砍下年轻人的手臂。

        他条件反射般地明白了姜律的意图。

        “大哥!装备!装备才可以带走!他手臂的变异是他的技能,这个你是带不走的!”

        “啧。”

        姜律收起了匕首,啐了一口:“最烦这种跑刀仔了!”

        或许是见场面有些尴尬,轻影主动打起了圆场,对红窗介绍起了姜律:“鬼面狐说,就是姜宝仗义出手的。”

        鬼面狐点点头:“没错,我从头到尾没出什么力。”

        红窗将信将疑地再次看向姜律,这时后者正好收拾好东西走向这边,能看到正脸。

        此时正值她刚刚清醒,脑子一团浆糊,整个人都是晕眩的,有些恍惚的。

        然后,她也和轻影一样被瞬间折服。

        来到三人面前,姜律直言不讳道:“那两个人的地图上有一条线索,现在我需要你们两个人手上的地图,反正你们也得撤离了,救了你们一命总不至于抠抠搜搜吧?”

        鬼面狐无奈地叹了口气。

        姜兄啊,你哪都好,就是太直了,与我便罢了,对所有人都这样可是要吃亏的呀,你瞧她们,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

        这个队伍没了我真得散呐...

        这么想着,鬼面狐便打算替姜律解围。

        可谁知他还没开口,红窗便摇摇头,回答道:“不可能!这是我们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的线索!”

        “小姨...”轻影轻声叫了一声,语气中有着些许责怪的意思。

        看得出来,她已经有让出线索的打算了。

        姜律见红窗如此强硬,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

        正当他打算直接抢的时候,却听见红窗指着一旁的密林接着说道:“不要以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得感恩戴德。

        地图就在我的衣服内层!除非你趁着我现在动弹不得,把我带到那边的小树林,搜我的身,否则你永远拿不到地图!”

        听到前半句话的时候,姜律怒从心起,觉得这红窗颇不识好歹,纯纯xxn。

        可听完后半句,他又冷静了下来,为自己的莽撞默默忏悔。

        “当真?”

        “当真!你莫不是不敢?”

        姜律一声冷笑:“哼,自找苦头!”

        轻影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怪异,鬼面狐却没想这么多,连忙劝解:“大家都是公会的,不要闹这么僵嘛!”

        “你不要劝我,我意已决!”姜律架起嘴角悄悄扬起的红窗,严肃道:“我今天非得纠正你们公会里这种不正之风!”

        “这...”鬼面狐求助似的看向轻影。

        而后者的秀眉紧锁,若有所思。

        于是,鬼面狐只能眼睁睁看着姜律将红窗带走。

        尽管他也想要地图,但是这种展开确实不在他的意料。

        不多时,一道道法阵的光芒自密林中绽放。

        鬼面狐一怔,满脸焦急:“这怎么还打起来了?”

        下一秒,姜律惊喜的声音传来。

        “芜湖!我被强化咯!”

        “?”

        看着不明所以的鬼面狐,轻影表情倔强地硬撑着爬起来:“我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

        轻影顿时有些慌乱地摆摆手:“不用,你不用来,等着我就行,相信我,我能处理好的。”

        “呃...好吧。”

        轻影这一去,便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