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 - 都市小说 - 被夺气运,我靠撸猫爆红求生综艺在线阅读 - 第95章 老婆踩我,什么东西夹到脚了?!

第95章 老婆踩我,什么东西夹到脚了?!

        黑豹抬着头望着女孩,有些失神,身后的尾巴轻轻撩动。

        一大一小,一低眸,一抬头,互相凝望。

        树木,光影,风动,心跳……

        【云想欢是要建立新的庇护所吗?】

        【这也没办法,谁让导演给的帐篷那么劣质,临时庇护所又贴地面,只适合躲雨和作为临时狩猎点,并不适合居住。所以到时候总不能天为被地为席。】

        【呜呜呜,老婆好能干啊,会的技能好多,现在还要建房子。】

        【欢欢老婆的脚我看到了,好小好白***好细好精致好可爱~】

        【宝贝别踩树了,踩我!!】

        大黑豹在下面给小姑娘递棕榈树干,云想欢将腕粗的树干拖上来,架在了两条宽敞的平行线之间,在交叉的十字点缠绕上藤条,然后继续在平行线上竖着放棕榈树干重复缠绕藤枝,在放了有五六根棕榈树的时候,云想欢发觉自己的手臂长度够不到那么远了。

        因为她是待在一棵固定的树上,所以藤条也只束缚了一边。

        云想欢从树上下来,到旁边那棵树上去,然后将棕榈树干的尾部全部都用藤蔓条给盘绕固定好。

        现在看去,两条平行线上的棕榈树已经呈现出了一节节的梯形,每一节棕榈树干之间隔着约莫两到三厘米的宽度,无法紧密相连的缘故有许多,比如树干的形状,虽然一眼看过去都挺笔直的,但仔细一瞧各有各的脾气,粗度也没办法完全一样。

        也有藤条的缘故,藤条虽然细,但多绕几圈交错点也是略有臃肿的,所以隔开了距离来。

        云想欢觉得这样也挺好,还方便挂一些东西什么的。

        两边的棕榈树干固定好,已经有了半米多宽,足以云想欢踩到房顶上去。

        云想欢接着搭建,大黑豹在下面看得心惊肉跳,递完一根树干就忍不住左右走动起来,显得很焦急躁郁。

        因为小姑娘此刻是悬空的状态,只有脚下的树干托着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措施。

        尤其是她到边缘来捆绑加固的时候,小小一只,微微偏移一下身子就好像要软绵绵的一头栽下来。

        黑豹喉咙里忍不住发出一声浑厚低哑,「吼……」

        ……

        ……

        一群人来到河边,看着有些浑浊的河水,尽管如此用肉眼依旧可以窥见河水下游动的鱼,灰黑色的一缕缕。

        他们眼冒饥饿的绿光,贪婪又渴望,光是看着就已经馋的要命,嘴里涎水荡漾,肚子也跟着「咕咕」喧嚣。

        可是河水里的鱼也是真的狡猾如泥鳅黄鳝,抓捕起来极为困难。

        想到此,不禁精神萎靡,眉头紧皱。

        他们不是没有试过自己做一张渔网,但真正动手的时候才知道有多难,他们用草柳打出渔网的形状,过于粗制滥造的缘故,刚扔向河面就已经散架了。

        而就是这么一张破渔网,就已经耗费了他们巨大的精力。

        ….

        他们忍不住想到云想欢用草柳编织出来的鱼篓子,结实的程度可以承受十几二十斤鱼的重量。

        而这可能还不是极限。

        牢固耐用不说,草篓的外貌看上去也精细十足,每一条草柳都错落有致。

        他们只看到了完整的成果,没法想象云想欢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同时也意识到不是东西选材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但他们还是不打算放弃捕鱼。

        毕竟谁愿意放弃能看到的肉呢?

        经历了前面的数次狼狈失败,其实他们当中也多多少少有人找到了一些捕鱼的窍门,什么时候下鱼叉最好,刺

        「我这样……应该没有问题吧?」

        拿出镜子照了照自己的形象,李添袖忐忑的放下一块滑板,踏脚踩了上去。

        读心是一种很招人厌恶的能力,哪怕心脏强壮如他,在来之前也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

        毕竟君子论迹不论心,虽然李添袖们心自问没有干过什么坏事。

        但面对一些事情时,脑海中有时会升起一些的阴暗或是奇怪想法,这样的行为是理智也无法控制的。

        这些想法一旦被人窥视,那感觉想想就会令人感到不适。

        而为了偿还艾妮丝的欠债,他非但要去直面司空觉,甚至可能还要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

        踩着滑板快速穿过一条拱桥,并沿着大路向前眺望,能够看到一个荒废的小镇。

        那里灰尘仆仆,只有中央道路还算是干净。

        沿途的建筑上生长着茂密的藤蔓,高大的树木穿插着生长,飞鸟与松鼠在其中时隐时现,去到了原本人类的位置。

        「你来这里干什么?」

        陌生人类的出现,很快就被人发现。

        好在来的也是熟人,那个耿直的乌鸦小姐,夜栖羽。

        「为了委托而来,我需要见一见觉大人。」李添袖说道。

        「可你为什么背着那么多东西?是行李?」夜栖羽很快就发现了盲点。

        「这就是另外的故事了。」李添袖耸了耸肩。

        「你跟我来吧。」

        夜栖羽没有多问,带着他朝小镇深处飞去。

        毕竟司空觉能够洞悉人心,任何阴谋诡计对她都不起作用,也不需要她瞎猜什么。

        沿着大路快速滑行了八分钟,李添袖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司空家的宅邸是一座华丽的西式别墅,外围的庭院宽敞而整洁,中央的大型喷泉上围坐一些猫和兔子。

        它们的目光随着李添袖的脚步而移动,对这个陌生的面孔感到十分好奇。

        建筑的周围布置着大量的彩色玻璃,斜射的阳光穿过石柱,打落在如同黑白棋盘一般的走廊上,留下了斑斓的印记。

        跟着夜栖羽一直走到底部,李添袖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里。

        大厅中间放着一张红木长桌,四具镂空的骑士铠甲持着剑立在角落,无言的守卫着这里的古玩与艺术品。

        「好空旷呀……」

        房间大是很大,但左右看不到一个人的感觉,反而给了李添袖一种强烈的孤度感。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司空觉才在家里养了这么多的动物。

        也只有夜栖羽这些性子单纯的生物,才能够这样面不改色的与读心者相处吧。

        哒哒哒。

        正思考着的时候,侧面的螺旋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李添袖转头看去,司空觉正冷漠的看着他,不紧不慢的从楼上走下来。

        和上一次不同,今天的司空觉穿着一件连体的猫猫睡衣,带着耳朵的帽子垂在后背,脚下则踩着一双凉爽的拖鞋,露出了晶莹洁白的脚趾。

        「这是在考验我的定力吗……」李添袖不由得一愣。

        很想吐槽啊!

        这种时候他真的很想吐槽啊!

        「我没想到有人会来,也懒得特意去换衣服了,不用在意,直接说明你的来意吧。」

        司空觉平静的看着他,虽然能看到他的来意,但还是礼貌性的问了出来。

        「手头上的麻烦处理完了,来找你问问司空恋的事。」李添袖看向他。

        「恋?」

        「没错,我觉得找一个人不能站在原地干等,至少得问明白她

        在鱼的哪个部位最好。

        其实最通俗的来说就是得快准狠才行。

        以及他们也开始了一些别的大胆的尝试。

        比如苏湄用自己的箭对着河里的鱼射去,在射箭方面她是练过的,虽然不是什么百发百中神射手,但绝对比一般人用弓箭要厉害一些。

        五箭下去,中了两条鱼,一条比巴掌小一点,一条有一斤左右的样子。

        也是不错了,至少够她一个人吃一餐半饱的,省着点的话搭配上采摘来的野果子她可以维持一天。

        詹勇则是脱了自己的裤子,他是这里最壮实的一个,裤子也穿的是那种大码,裤腰裤腿肥厚。

        他露出了粗壮的大腿肌肉来,底裤是条纹样的。

        这个时候再面对隐私问题,男人们大大咧咧,女人们也不再有丝毫的避讳不适了。

        詹勇将两个裤脚各绑成一个结,为了排水他绑的并不紧。然后就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网兜,皮带是撑着网兜的架子以及束缚网兜的绳索。

        他将裤子浸没到河水里,顿时撑起一个膨胀的兜洞来。

        有的鱼会好奇这个幽幽的洞穴,然后一寸一寸的试探,这个时候詹勇也足够耐心,一动不动,屏住呼吸。

        在鱼只剩下尾部露在外面的时候,他猛地一扯皮带,然后将充盈着水的裤子拽出水面,一阵「哗啦啦」的破水声,水花四溅。

        鱼被他抓住,怕鱼滑溜的跑掉,詹勇连忙攥住两只裤脚然后拔腿往岸上赶。

        还没上岸他脚趾就传来一阵刀割似的疼痛,詹勇倒抽了一口气,他大叫,「操,有什么东西夹到老子的脚了!」

        众人闻声纷纷看了过来。

        詹勇用力的将裤子甩抛到岸上去,鱼被冲了出来,在泥泞和草地间蹦跶不停,这条鱼有苏湄两条鱼加起来那么大。

        他佝偻下虎背熊腰,两手就这么摸进了浑黄险峻的水中。

        过了没多久,詹勇直起身来,右手高高举起,「逮到它了,妈的真疼!」

        乔雪依站在岸上的位置离得詹勇比较近,所以詹勇甩裤子的时候,撒了她身上不少水,这让脾气骄纵偏激的乔雪依可忍不了,但看到鱼出来的那一刻,她觉得她还能忍忍。

        当下的处境艰险潦倒,好不容易获取的物资却远远不够十多人的分配,他们吃了上顿没下顿,经常干巴巴的啃着酸掉牙发苦发涩的果子,饿的狠了,连树皮里面看起来鲜嫩的一部分都想要尝试一下。

        有物资的人自己都不够填饱肚子,也逐渐开始不愿意分享猎物,……

        ……

        (本章完)

        疯浪子